贺州化工机械网

当前的位置是:主页 >> 工业设备

铁建重工着力打造数字化企业实现产品智能化和服务智能化

时间:2021-11-17 来源网站:贺州化工机械网

铁建重工着力打造数字化企业,实现产品智能化和服务智能化

2016年,铁建重工再次交出令人羡慕的答卷,全年销售收入预计增长19%,利润增长预计超过30%。铁建重工牢牢抓住自身在工法研究上的优势,通过自主创新,在盾构机领域独树一帜。如今,公司又瞄准高端制造的浪潮,将地下装备制造带入数字化、智能化的未来。

记者:一直听说铁建重工的订单供不应求,2016年公司具体的经营业绩怎么样?

刘飞香:现在估计,2016年铁建重工的产值能达到100亿元,销售收入80亿元左右,经营利润的增长幅度在30%到40%之间。

记者:2016年即将过去, 2017年,铁建重工的工作重点是什么?

刘飞香:2017年是我们铁建重工创业十周年,十年来我们一直以创业者的心态坚持艰苦奋斗。在过往成绩的基础上,2017年我们要着重突破硬件和软件两个瓶颈。所谓硬件,就是建设第二产业园,扩充产能;所谓软件,就是打造数字化企业,实现产品智能化和服务智能化。

记者:这两项突破现在进行得怎么样了?

刘飞香:硬件方面,2016年7月5日,铁建重工长沙第二产业园区项目开工建设。项目用地1000亩,项目分期建设,一期用地约547亩,计划投资约30亿元,一次建成。目前该项目进展顺利,预计2017年4月正式投产。现在我们的重心放在软件方面。什么是“数字化企业”,很多制造型企业对此一知半解。我们对这个课题也思考了很多年,得出的结论是,铁建重工的数字化,就是从自身实际出发,实现产品设计的数字化。打个比方,在研发过程中,盾构机的设计方案和加工方案在定型之前,要先在电脑中进行模拟运行,看看与客户的工况条件是不是匹配,能不能满足客户的个性化需求。现阶段电脑模拟运行不能保证百分百正确,但已经可以发现很多问题了,随着模拟次数越来越多,数据积累越来越丰富,电脑模拟运行的效果也会越来越好。我希望在两年内,初步实现产品设计的数字化。

记者:怎么理解产品智能化和服务智能化?

刘飞香:我理解的产品智能化有两层意思,第一层就是指智能装备,可以实现智能控制,在施工时只要将数据输入到电脑里,装备可以全自动无人操作。第二层是指产品上装有很多传感器,能够自动采集数据,将盾构机在不同工况下的运行状况反馈给我们,这些积累下来的数据就成了我们的经验,这反过来又推动了刚才所说的数字化设计。服务智能化就是指我们为客户提供全生命周期服务,在服务过程中,要实现远程监控,技术人员会通过洞外视频监控系统查询设备运行参数,分析故障原因,第一时间排除故障。通过对各种信息进行自动记录、分析和处理,这些数据同样成为数字化设计的依据。另外还有一个制造智能化,在设计智能化的基础上,确定了整个采购、加工、装配的过程,让生产过程变得清晰透明,这就是数字化企业建设带来的好处。

记者:这些年铁建重工的业绩增长这么快,最根源的优势是什么?

刘飞香:我们从创业开始就对企业有一个正确的定位,就是发展高端地下装备,发展个性化、定制化的产品。铁建重工不做标准化、通用化的机械装备,这方面三一、中联、徐工等企业已经建立了自己的优势,但我们也有自己的优势,我们的优势是背靠中国铁建,可以获得几十年的施工经验,因而我们对施工工法的理解是业内领先的。铁建重工的定制化装备,一半的技术含量体现在施工经验里,卖出的每一台盾构机都有个性化设计,这是别人赶不上的。

记者:您刚才提到,你们一直保持创业者的心态,那么现在回顾这十年的发展,您是怎么评价现在取得的成绩?

刘飞香:这十年来我们从零起步,发展确实比较快,原因是多方面的,首先是有一个正确的战略定位,其次是有一个良好的机制。铁建重工的企业机制比较灵活,治理结构比较健康,而且建立了一套有效的人才激励机制。我们一直注重引进人才、管理人才、使用人才,为人才提供广阔的发挥空间。我们用人的原则是不拘一格降人才,注重激发每个人的优点和潜能,而不是找一个没有缺点的完人。随着公司规模的不断扩大,我们仍然需要大量的人才,2017年3月以前,我们还打算招聘1000人,其中600名工程师,负责研发和服务,400名技术熟练工。当然,我的看法和你不一样,你看到的是成绩,我看到的是问题、是差距、是永远存在的缺陷。铁建重工始终瞄准“世界一流、国内

记者:地下工程建设是未来的发展趋势,请您预测一下未来地下管道施工的市场前景。

刘飞香:21世纪是隧道和地下工程的世纪,这已经成为大家的共识。今后很长一段时间内,铁路、水利、国防、城市建设都需要开凿隧道或者利用地下空间,这就必定会用到盾构机以及其他一些机械设备。现在这个市场变化很大也很热门,很多企业想切入这个行业,他们大多低估了地下装备的研发难度。老实说,盾构机的研发和生产不是秘密,一家有实力的机械装备生产企业完全能够做出像样的产品,但盾构机的真正难度在于如何解决施工上的技术问题,如果对地质条件和施工工法没有深入的研究,是不能真正符合施工需求的。

记者:铁建重工在国际化方面进展地怎么样,中国盾构机怎样才能有效地在海外市场占稳脚跟?

刘飞香:我们铁建重工还很年轻,在行业内也是一个新品牌。前几年我们的主要精力都放在国内,只有被国内客户认可了,我们才有信心和经验打入国际市场。从2015年开始,我们觉得铁建重工走向海外的时机基本成熟,经过近一年的筹备,2016年我们在国际化方面取得了不少进展,可以说2016年是铁建重工的国际化元年。2016年我们获得了来自伊朗、新加坡、泰国、中国台湾等国家和地区的盾构机订单,除此之外,道岔等产品也开始走向海外。今年海外市场的销售量占了总收入的10%。为了应对国际化业务的增长,我们从2015年开始储备人才,现在铁建重工海外事业部已经有50多人,很多都是在当地招聘的人才。这些人都能独立工作,他们在俄罗斯、新加坡、伊朗、巴基斯坦等地都设立了办事处。我的目标是2017年海外事业部要达到100人,十三五结束时,也就是2020年,海外市场的销售收入要达到总收入的三分之一。这个目标我觉得是有希望实现的。

记者:这个目标是不是保守了点?

刘飞香:一点也不保守。铁建重工毕竟是新品牌,在国外的知名度还不是很高,需要时间去积累。离2020年还有4年时间,我们打算今明两年以打基础为主,扩大品牌影响力。铁建重工盾构机的性能并不比欧美品牌差,而且价格更低,服务更好,相信会赢得海外客户的青睐。